张冀牖和他的乐益女子学校
版面导航     
上一期  
2009年10月19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张冀牖和他的乐益女子学校

  张冀牖与女生们在常熟桃源涧旅游
  张冀牖创办乐益女中,自任校长
  匡亚明(后排中)1982年来苏时与原任乐益女中校长 张寰和及家人合影
  乐益女子创办人 张冀牖与外孙在校园中
  中共苏州独立支部曾在此有过活动的原乐益女子教学楼
  张冀牖和蔡元培(右),上世纪30年代在上海
 

  上世纪60年代初,苏州五卅路旁的宋衙弄(今体育场路)路南是一个漂亮大院,当时为苏州专区戏曲学校,里面常常有穿着蓝色练功服的学生在练唱。到了80年代,这个大院又成为很多机关的办公地。1988年,墙上隆重挂出了“中共苏州独立支部旧址”的勒石纪念碑。而这便引出了一段苏州教育史上的佳话。

  80多年前,这里曾是一个专为苏州女孩所办的女子学校——乐益女校,中共党史上有重要地位的张闻天等,当时曾在这里任教,中共苏州独立支部,也正是从这里开始叱咤风云。这而这个学校的创办者便是迁自合肥的张氏家族中的张冀牖。

  这个名叫张冀牖的苏州教育家声名并不太大,但其祖父却是曾任江苏巡抚、两广总督的清代著名淮军将领张树声。他跟蔡元培、蒋梦麟等当时许多有名的教育家结成朋友,其膝下十个子女全部毕业于中国名牌大学,他同时是著名昆曲名伶顾传玠、中国语言文字学家周有光、现代文学家沈从文和跨国美籍汉学家傅汉思的丈人,张家四姐妹之说更是名动一时,那么这位隐于各位名家大师之后的张冀牖究竟何许人也?乐益女子中学又是怎么一回事?本版,我们就带你探访这一段幽秘的往事。

  创办乐益女子学校

  上世纪20年代,苏州大公园还没有建立,没有公园路,也没有五卅路,锦帆路的章太炎居所也还未建造,人们把今体育场路那一带,叫做皇废基。

  从安徽来苏旅居的名人之后张冀牖先生,却筹划要在这片曾是明末张士诚皇宫的废墟上,为自己所办的苏州乐益女中建一座新校园,这一年,是1921年。当时,张家已经几度搬迁:先是民国元年(1911年)自合肥迁上海铁马路图南里,1917年又自上海移至苏州,住寿宁弄8号,几年后搬进九如巷3号。

  “五四”运动后,张冀牖接受了不少新思想,深知教育尤其是女子教育的重要,乃于1921年变卖部分家产创办,独资兴办乐益女中。定名“乐益”,取“乐观进取,裨益社会”之意,强调自己的办学是“以适应社会之需要,而为求高等教育之阶梯”。

  1923年,新校园建好后,位于人民路憩桥巷的乐益女中便正式搬到了这里。在老人们的记忆中,这座废墟上的新校园,有中式的花园,西式的教学楼,先进的教学设施,宽敞的风雨操场,还有供学生课间休息的凉亭,亭子周围遍植白梅和绿柳。女孩子们可以围着学校中心的花圃,自由奔跑嬉戏——在1920年代的苏州,以东吴大学为首的西学虽已兴起,但专门为女孩子办的学校,尚只有振华(今十中)、景海(今苏大内)等不多几所,而有40余间校舍、占地20亩的乐益,还购置了理化仪器、钢琴、图书、运动器械等教学设备,堪称女学生们的乐园。

  学校建成后,每年有十分之一的名额资助贫寒子弟。学生都剪短发,还开运动会,演话剧,像郭沫若的《棠棣之花》,还用英文演莎士比亚的《威尼斯商人》。并大胆地延揽侯绍裘、张闻天、柳亚子、叶圣陶、匡亚明等具有民主思想和科学进取精神的进步人士任教。

  1925年,张冀牖又在三多巷租屋创办一所男子中学——平林中学,自任两校校长。

  他跟蔡元培、蒋梦麟等当时许多有名的教育家结成朋友,帮助他把学校办好。他不接受外界捐款,别人想办法找捐款,他恰恰相反,有捐款也不要。当时有一个笑话,他的本家嘲笑他:“这个人笨得要死,钱不花在自己的儿女身上,花在别人的儿女身上。”

  苏州的中共第一个支部

  然而,安静的学校生活很快被打乱。1924年,江浙军阀混战,乐益女中被迫迁至上海宝山路宝通里上课。无独有偶,同期,上海松江的景贤女中也临时在此同一地点办学,景贤女中里有个年轻的教务主任,朝气蓬勃,思想新潮,办事能力和活动能力都非常强,给张冀牖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  1925年,乐益女中迁回苏州校园后,张冀牖就专程去上海松江景贤女中正式邀请这位年轻人:来苏州我的学校里工作吧?年轻人目光闪闪,慨然应允——这个年轻人叫侯绍裘。

  可张冀牖当然不知道,他请来的这个年轻人是一个共产党员。张冀牖此时对刚刚星火燎原的共产党,还缺少了解。他只是被年轻人的思想所吸引,为他们所倡导的理想所向往。找到了侯绍裘后,张冀牖立马就辞退了口碑甚差的原教务主任。年轻的共产党员侯绍裘就这样担任了苏州乐益女中的教务主任,兼国文教师。

  侯绍裘来到苏州任教后,接受中共党组织的委派:在苏州建立中共地方组织,直属上海区委领导。了解到乐益女中具体情况后,侯绍裘向办校人张冀牖建议,他可以组织一个教学班子,一起来苏州任教,得到了张冀牖的赞同。于是,身负党组织任务的侯绍裘邀请了叶天底、张闻天、王芝九一起来苏州任教——他们都是共产党员。

  新学期开学时,一个非常重要的秘密会议,也正在校园里进行:中国共产党在苏州的第一个党组织——中共苏州独立支部在乐益女中正式建立;公开身份为美术教员的叶天底,担任了中共苏州独立支部首任书记。这是苏州第一个中共党的组织,是苏州早期革命活动的第一个据点。

  这一天是1925年9月初,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。

  新思潮,新面貌

  侯绍裘带来的班子中,不仅有党员教师,还有女教师徐诚美、张世瑜,和进步女学生沈蔼春、沈联春。剪着漂亮短发的沈家姊妹和徐、张两位女教师,给20年代相对封闭的苏州女生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。苏州人此前还没这样近距离接触新女性;而这些飒爽英姿的新女性,宣传新思想新理念,也先从剪短发开始。

  据张寰和晚年收集整理,那个9月,每个中共教员都在乐益有演讲主题,其中,国文教员张闻天讲的是《帝国主义与辛丑条约》;美术教员叶天底当时讲的是《国耻与五卅》;女教师徐诚美讲的是《反帝国主义运动》。当时的《苏州明报》,对此还曾有过报道。

  在新思想的影响下,乐益女中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朝气蓬勃的新气象,乐益女中的女生们首先剪去了长发,她们酝酿组织成立妇女联合会,草拟了以拯救妇女、解放妇女为宗旨的章程,并公开登报征集同道,后来,与省立第二女子师范、振华、景海、英华等好几个苏州的女校一起,组成了苏州市妇女联合会,在社会上产生了极大影响。

  1925年,“五卅”惨案发生后,乐益女中师生广泛开展了宣传、募捐活动,除在街头、沪宁线上进行募捐外,并在学校设台演戏三天。张冀牖还令其子女参加演出(当时,苏州女学生登台演戏是一件破天荒的事),还邀请著名京剧演员马连良登台演出,戏剧界名人于伶也被请来帮忙,一切费用均由张冀牖负担,募捐所得悉数送往上海。据当时《申报》记载:“组织募捐乐益女中成绩最优。”罢工结束后余款退回苏州,由学生等自己动手,将乐益女中东边的东北小巷拓成大路,取名“五卅路”,以资纪念。

  投身教育  英年惜早逝

  为办好学校,张冀牖对教职员工从丰给酬。学费年收入不及2000元,收支相抵每年要贴5000元以上。张冀牖生活朴素,自奉甚俭,但凡学校之所需无不竭力满足,在开学前即将本学期经费筹足,保证教学费用及教职员工的薪金按时支付,使教学正常进行。

  张冀牖对青年教师时加奖掖,常在晚间灯光下,为之讲解古文;对学生和蔼可亲,爱护备至;对家境清寒有志学习的学生,除减免学费外,并在毕业后资助深造。

  张冀牖虚心求贤,常与蔡元培、马相伯、吴研因等交往请教。这期间,中共早期著名党员肖楚女、恽代英等都曾秘密来苏州乐益女中联系过革命工作。

  不久,侯绍裘他们的活动,引起了当局的注意,在当局多次施压下,张冀牖不得不辞退了他们,侯绍裘等先后离开学校。1927年4月11日凌晨,侯绍裘等18人在南京同时被捕,英勇牺牲。1928年2月,30岁的叶天底被国民党反对派杀害。后来,匡亚明也遭遇被捕风险,紧急脱逃中,张冀牖还资助了他路费和生活费等。

  1937年,抗日战争爆发后,张冀牖携家人回到安徽合肥,乐益学校也暂告一段落。1938年,张冀牖病逝于合肥西乡,时年49岁。

  而据张寰和回忆,乐益从创办到抗战爆发的16年中,前后投入在25万元以上,没有一丝一毫是受惠于第三者。可以说是倾其所有的家产致力于教育,有人称他为“忏悔型的贵族”。

 
 
 
   
   
   
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92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4-2008 安徽市场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5223769 新闻传真:0551-2615582 发行部电话:0551-2614557、5223802
 
 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