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子,真的可以留住她吗?
2012年3月18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房子,真的可以留住她吗?

河海/文
 

他来自农村,曾是个文艺青年。情感路上一路走来,有开心的事,但不太顺利。

因为忠厚善良,毕业后,他栽了一个大跟头。

五年后,当缘分再赐予他一份新感情时,房子,又成为他的心头结。

如今,他真能hold住吗?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倾诉人:东天

文艺青年的暗恋时光

30多年前,我出生在一个山区。那里人无限淳朴善良,直到今天。

为了跳出“农门”,父辈们使出全身力气,供我读书,我没有辜负他们,我是全村第一个考上当地高中的,也是第一个能到省城上大学的。

高中三年,除了每天机械式地学习,我还能写出一首首好诗来。徐志摩给了我太多的启发,泰戈尔将我带进了诗歌的国度。那所学校,我是为数不多会写诗的学生,而且写得很棒。当然,诗写得好的,除了我,还有另外一个女生。

她和我同班,我们在交换作文本的同时彼此成了除同学以外的好友。渐渐的,有一天,我发现我在梦里经常看到她,难道我对她有好感了?

直到高考前的那一晚,我鼓起勇气,用诗歌的语言将我对她的感受说了出来。

从此以后,她不再理会我,暗恋在一次表达中真相大白,并画上句号。

大学里的“感叹号”

她的外号叫“感叹号”,为什么叫这样奇怪的名字呢?   认识她一年后我才知道,那是因为她的鼻子稍稍有点长,在上大学的第一天,她那样进行了自我介绍。

我们都是学生会的干部,我负责外联,她负责宣传。可能是我们两个彼此欣赏吧,大三时,我们牵手了。

我们沉浸在美妙的恋爱时光里,一起去图书馆、一起去旅游、一起去吃饭,甚至一起翘课。我们曾经在湖边仰望天空,畅想美好的一生。她希望我能有一天在海边送她一套房子。我说,再补一辆劳斯莱斯吧!

房子成了命中一劫,如同后来的故事。

当理想遭遇现实,拿毕业证书前的一个礼拜,她决定去澳洲留学,而我因为不能接受,只能分手。

人生路上的偶遇

毕业后,我没有留在合肥,而是希望走得更远,因为远方有我的梦想。

就这样,我去了上海,并在一家计算机公司开始了我的第一份工作。

半年后,我被派到苏州出差。回来的火车上,我遇到了一位来自肥东的老乡吴静。我们聊得很开心,她告诉我,自己在上海一家服装公司上班,已经是经理的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自己能开个店。

这当然是好事情,创业是很多人的梦想,一路上,我们就在谈这些。她年龄看起来比我还小,但是那么有想法。

因为还是老乡,我们在下车前,彼此留下了电话号码和QQ号。

当梦想遭遇噩梦

后来,我们在网上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

因为,苏州和上海很近,我们在一个五一劳动节里选择了再次见面。

那一次,她告诉我她的父亲很有钱,也愿意帮她开店。我当然为她高兴了。其实,我根本没有想到这都是陷阱。

第二次见面,我们已经在网上直呼对方为老婆和老公了。她带着我去看了她的店,一个装修了一半的服装店。她说她父亲答应支持她100万。

回来后的第三天,她来了一个紧急电话,说她的母亲查出了癌症,父亲要带母亲去外地看病,只能付一半钱,希望我能帮她想想办法。

遇到这样的情况,我能怎么办?我将工资卡的三万块钱取出,并向父母、同学、朋友打了一遍电话,筹集了十二万元钱,全部送给了她。

一个月后,她的电话打不通了。

一开始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,后来,我通过她的另外一个朋友得知,她有几个男朋友,而且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开店计划。

我懵了!

我赶到她的老家,并通过派出所民警敲开她家门时,她的继母,直呼“她就是个骗子,我们管不了!”

我浑浑噩噩地回到老同学的家,又来了一个电话,学校在催我的助学贷款。

天啊!这样的事被我碰上了。

我是不是该结婚了?

从那以后,我决定不再恋爱,不再相信任何陌生人。

在单位,我除了加班,还是加班,我要挣钱,我要还上我欠下的债。

五年中,我的生活是那么的平淡无奇,但由于努力工作,我被提拔为主管。在外企,提拔是对工作最直接的认可,更重要的是,可以加薪。

忽然,有一天,我发现,我参加了那么多场同学的婚礼,我怎么还是单身一人?我是不是该结婚了?父母的催促也越来越紧,毕竟他们的年纪也越来越大了。在农村,他们的心愿就是能带上孙子。

直到去年的10月份,小徐的出现。

那是我们一次户外拓展训练时的偶遇。她的老家在皖北,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,给了她一张纯洁的面孔。

她开始给我发短信,我试着给她回复。我希望我能在初涉社会这堂课上给她讲我的反面案例,她却告诉我她喜欢这样真诚的人。

房子,真的像大山难以逾越吗?

后来,我利用休息时间去她的学校去看她,我们心照不宣,成了一对恋人。

我现在已经变得有些世故了,但是每每看到眼前的她,我想我应该真诚些。

年前,我去了她家,拜访了她的父母。

回来后,她告诉我,她的父母对我印象很不错,但两个人毕业后若在一起,只有一个要求,能有一套共同的房子。

天啊!这个时候要求我购房。

真的,我的那口气刚刚喘完呢!

但是,小徐今年就要毕业了,而且她是个善良的女孩。

怎么办?到底是买房还是不买?

房子如同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,我何时才能翻过去呢?

 
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2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2620110 网络部:0551-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2813115
关闭